Kate

我一定会有猫的(超蝙、贾尼、哈蛋、00Q)

阅前注:
1、就是个小甜饼,涉及cp看标题
2、这是上篇,后面不知道会不会加cp
3、OOC都是我的
4、Jar有实体




这个故事不知道该从哪个国家开始说起。
但总之,最先发现它的是超人。


那天晚上超人在世界的另一端的海面上救起一搜将沉的船,在飞回大都会的路上“顺便”路过哥谭,和哥谭屋顶上的第十三只滴水兽打招呼。
“滚出我的哥谭!”蝙蝠侠朝他低声嘶吼。
噢,日常。

才怪。

“……”
超人直觉今天晚上的蝙蝠侠有哪里不同于以往,但是他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来。氪星之子漂浮在半空中盯着蝙蝠侠观察了好久,终于把视线聚焦到了蝙蝠侠的头顶——的两只耳朵上。

拉奥啊,为什么他觉得那两只耳朵是实心的呢……

虽然他知道窥视好友不是个好主意,并且如果蝙蝠知道了一定会大为恼火,但是超人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用X射线扫了一眼,结果令他有点伤心——
蝙蝠侠今天居然在他的制服里加了铅!他连Bruce的脸都看不到了!
要知道在正义联盟组建了他们和好了彼此信任了之后,Bruce已经很久没有做出过如此防备他的事了!

氪星人很受伤,此时哥谭的高空突然刮过了一阵非常应景的风,超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蝙蝠侠身上非常不同寻常的一点——他面罩上的耳朵居然微微地抖了抖。

虽然只是微微地抖了抖,但是,但是…
拉奥啊!
Clark用他的热视线、X视线、和超级视力发誓,那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他的错觉!
蝙蝠侠头顶的耳朵会动!

要知道蝙蝠侠可不是什么童心未泯的,会给自己的制服加一双会动的耳朵的人!
这简直比闪电侠一天只吃三顿饭还要令人难以置信!

超人飘在半空中,利用他分外优秀的视力,居高临下地,作弊地紧紧盯着蝙蝠侠头上的尖尖耳朵咽了口口水。
控制住自己,卡尔—艾尔,不能捏,会被氪石捅的。

大概是他的视线太灼热了,蝙蝠侠突然抬起头,用几乎能杀死人的眼光恶狠狠地瞪向超人。
“你在看什么?”
“没,没有。”氪星人公然痴汉被逮了个正着,慌忙摆了摆手。
“那就滚出我的哥谭!”

超人心虚,再见都没有好好说,“噌”的一下窜进了平流层。

第二天中午,小记者Clark叼着三明治路过一台正在播放娱乐新闻的电视,注意力被里面的内容抓了个正着。
大屏幕上是高清的哥谭宝贝布鲁西,他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笑,勾起嘴角指了指头上的高顶礼帽——
“这是我最近新迷上的风格,上个世纪的绅士们。”
Bruce一手捏住帽檐,对着镜头来了一个单眼wink,电视外的小记者被电得一个心悸,。

半分钟之后,Clark突然反应过来。
嘿!这绝对不是什么迷上的新风格,Bruce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他不得不这么做的!就像昨天晚上他还试图瞒着自己!

Clark越想越担心,他心事不宁地在编辑部坐了一个下午,刚下班就一扒衬衫向哥谭飞过去。

超人先生来到韦恩庄园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他急躁得甚至没在正门那里按个门铃,向阿福问声好,而是直接飞过围墙落在了Bruce房间外的露台上——他当然清楚Bruce住哪一间,并且还好阿福没有把通向露台的门给锁上。

Clark推开门走进去,正碰上脑袋上搭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冒着热气的Bruce。
“Hi,Bruce。”
Bruce看起来显而易见地僵住了:“阿福没告诉过我你来了。”
“噢是的,我,”超人咧开嘴,露出了他的小虎牙,他指了指露台:“我直接从这里进来了。”
“我今天看到新闻了,我有点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Clark说着向前跨了两步。
Bruce立刻后退了一大步——这让Clark有点受伤(“你居然在害怕我!”)。

“不,我什么事都没有,你可以回去了,或者下楼,让我换个衣服。”
Bruce把手从头上放下来,却奇怪地固执地让浴巾堆在脑袋上。

这更让人觉得不安心了好吗?
超人固执地朝Bruce走过去并伸出了手:“不行,Bruce你得让我检查一下,我不放心。”

“不。”Bruce向后退,被地毯上的一道皱起绊了一下,一个趔趄,脑袋上的浴巾掉下去了。

“……”
“……”

噢。


时间线拉回这天早上,地点:英国伦敦。
007一大清早是被被窝里动来动去的毛茸茸的触感弄醒的。
他一开始以为是Q的猫又双叒叕钻进被窝里来了,于是伸手一抓,抓到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还在他手里扭来扭去。
猫咪被拽尾巴会生病,于是007闭着眼睛决定顺着尾巴向上摸,抓到这只乱拱被窝的小东西。

然后他摸到了光滑的,手感可好的,Q的屁股。

特工先生瞬间就清醒了。

007看了看眼前这个埋了一半在被子里的脑袋,毛茸茸的,棕色的,厚厚的卷发,里面露出两只棕色的猫耳朵,被注视着忽的一抖。

James Bond之前的生活虽然惊险,但至少还是科学的。

007特工呆滞地又摸了一把Q的屁股。
真的是有尾巴的。


“Cute,”Bond推了推Q,军需官哼唧着把脸埋进枕头里,半晌才不情不愿地睁开一只眼睛,发出一个疑问的鼻音。
“…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做得太过了?”Bond犹犹豫豫地问。

没清醒的军需官眯了眯眼睛——他幽绿色的眼睛真的像一只猫——回应道:“你哪次不过了?”
“可是,”邦德先生看着他的男朋友头顶上毛茸茸的猫耳朵,担忧地说:“我好像把你的原型【哔——】出来了。”

“……”
“……”

隔日James•007•拯救世界•Bond先生在Q支部领到了他这次任务的装备——一面有把手的防弹玻璃。

“中国产的。”Q补充道。(注)


与此同时的美国纽约。
Tony Stark因为前一晚熬夜做实验,一觉睡到了中午才醒。
“中午好,sir,现在是纽约时间12点35分,室外温度17度,东北风1—2级,阳光晴好,适宜外出。”
“中午好,Jar。”Tony接过Jarvis端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问道:“我睡着的时候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吗?”
“如果是……”Jarvis露出了非常罕见的犹豫的表情,“请允许我称之为有趣,sir。”
他递给Tony一面镜子。

“……”
“……”

空气瞬间安静,安静得Jarvis觉得自己都能听见自己身体里电子流运行的声音。


Kingsman总部。

“Harrrrrrrry——!”
“怎么了?”Harry接住了扑过来的,他出任务刚回来的,一脸惊恐的男孩儿。
“我我我……”Eggsy摘掉了脑袋上的棒球帽,发间赫然竖着两只毛茸茸的白色耳朵,“我今天早上一起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了!Harry我怎么办QAQ?”



********
注:梗来自之前来中国挑战吉尼斯的那位,挑战自己撞钢化玻璃的记录,结果一个都没撞碎,撞到怀疑人生。

*****
本篇又可以叫
《大型吸猫现场》
《Harry为什么他们都是猫耳朵只有我是狗耳朵》
《不管你科不科学反正我是不科学了》

拯救世界的英雄们为什么突然聚众撸猫无法自拔?
众猫之中为何突然出现一只狗?
这一切到底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陷?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谁才是最终的赢家?
是猫们?还是他们的铲屎官?
一切尽在下期的——走进撸猫现场。

评论(5)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