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论小郭巴的异能该怎么用

1、剧版楚郭,ooc是我的,文笔不好也是我的

2、文末有一小截车,不快的,真的。

3、我理解的小锅巴,在剧里,他虽然很多时候很软,但是在遇到他决定的认定的那些事情,还是很硬气的。

4、求评论(/ω\)



特调处郭长城,在近日联合海星鉴与地星的一场捣毁烫发染发邪教组织的大型行动中,无意间获得了一项超能力——能够通过肢体接触看到人临死前的意愿。


这种精神系异能,在小说里随便一放不说是能够挽救什么国家危亡,至少也得是能帮刑警队破获社会影响力极其糟糕的连环杀手大案然后走上人生巅峰,荣获一个“名侦探xx”的赞誉。


emmmmm……


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不知道是因为使用不习惯还是异能自带debuff,郭长城信心满满,第一次主动去尝试接收意愿,伴随他努力接入意识而来的是一瞬间头晕气短心跳加速,感觉身体被掏空。他强撑着试了第二次,要不是楚恕之在一边看着扶了一把,真要一头栽地上去。


相较于特调处其余战斗人员,这种能力更像是后勤保障。没有一点战斗力就不说了,鸡肋到这种要一个人一个人慢慢摸的程度,也是蛮令人沮丧的。郭长城被楚恕之扶到墙边上靠着休息的时候,头晕眼花地想。

龙城作为海星与地星的“港口”,战况之惨烈,砖碎墙塌,尸体趴了一地。他随便抬眼一瞄——被工作量惊得眼前一黑,脑袋砰的一下砸在他楚哥的肩膀上。



——我以为我的工作虽然令人难过,但它的难度只是一个新手村小boss级别的,可是我没想到小boss们集体开会。——《郭长城日记节选》


——我想着局势太危险了,毕竟是曾经共患难过的战友,我得帮他们一把。那天我匆匆赶到街口,看见郭长城被楚恕之整个囫囵抱在怀里,头垂靠在他肩膀上。我站在原地,傻得像一个两千瓦的电灯泡,又像个两百斤的孩子,脚步重得迈不开。我该在车底,而不是在车里。——《野火回忆录摘选》



那一场战役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痛得不愿揭开的疤,他们半只脚站在了悬崖口外,差点没能完整地回来。包括郭长城,他过于努力地想要记录所有逝去者的遗愿,小本子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字被他紧紧抱在怀里,自己却脸色苍白眼神涣散,走在路上像是随时腿一软就要倒下,被赵云澜勒令在家休整,好久才恢复过来。


恢复好的郭长城挎个小包高高兴兴回特调处上班,刚进门处就撞上大庆和老李对峙。

更准确一点是单方面对峙。

大庆一只圆滚滚肥乎乎的大黑猫,站在灶台前摆出了郭长城见过的有史以来最凶的表情——龇牙哈气,尾巴在身后一扫一扫的,正好扫到了打算劝架的郭长城的小腿上。郭长城大脑里立刻响起大庆清亮的嗓音:“我不着急吃小鱼干了,老李你伤还没好快回去休息!”


“哟休息好了?”冷不丁肩膀被人重重一拍,吓得他一个哆嗦,赵云澜姗姗来迟,嘴里叼着个棒棒糖,手按在他肩膀上就把他往屋里带:“他俩自从大战结束之后就这样,每天至少要闹腾上两三次,不用管。”

郭长城懵懵懂懂地点头,大脑里赵处的声音循环播放:“啊起迟了早饭没吃饿死了中午吃什么好呢……”

赵云澜把他带到屋里就松手向自己办公室走。

郭长城突然喊住他:“赵处。”

赵云澜回头,见他颇为认真地说:“赵处,早饭不吃对身体不好。”

赵云澜:???


郭长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变异。

譬如他和楚哥出外勤,走在人特别多的街道上,挨挨碰碰,难免会听到别人的心声,里面有时候夹杂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攻凶巴巴受软乎乎好般配啊!”

“啊啊啊啊超萌der~”

“噫嘻嘻嘻拽着衣角呢~”

……

郭长城听得从脸颊红到耳朵,默默捏紧了手心里楚哥的衣服一角。楚恕之摸了摸他额头,问他是不是中暑了的时候,他脑海里的声音就愈发嘈杂起来。


他甚至可以看到楚哥的脑中画面。

那天汪徵让他帮忙把打印好的一部分资料递给楚恕之,楚恕之接过资料的时候,手指从他手背上擦过去,指腹的皮肤比他的手要粗糙一些,磨起来有一点沙沙的痒。

“迟钝。”他听到,这个声音不满却又很无奈,郭长城甚至觉得楚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该是微微翘起来一点的。

他“看”到楚哥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他的心脏突然急促而热烈地跳动起来。


郭长城没有把他能力变异的事情和别人说,而是抱着日记本,细细嚼了一晚上楚哥的那句“迟钝”,慢慢地把脸埋进了本子里。

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是吧?


摊开的本子上,笔迹绕来绕去,只写了两个字。

楚哥。



最近龙城出现一连串猥亵案,专挑瘦瘦白白软软的男孩子下手,已有数人报案但是犯人迟迟没被抓获,一时间城内人心惶惶。

据调查并非异能作案,所以案子并没有移交给特调处。赵云澜在特调处里转了一圈,指名道姓要求外勤担当贴身保护他们处的郭小同志,尤其是晚上。

不准疏漏,抗议无效。

郭长城只能跟着楚恕之回他在龙城的住处。


楚恕之住处不大,没有客卧。胜在卧室里床够大,并排躺两个成年男性完全不是问题。

郭长城洗完澡穿着短袖短裤出来,犹犹豫豫走到床另一边,小心翼翼掀开一点薄被,然后整个人规规矩矩地贴坐在床沿上。


楚恕之眉毛一立:“怎么的?嫌弃我啊?”

郭长城立刻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没没没有啊……”,见楚哥还瞪着他,连忙手撑在床上,三下并两下蹭了过去,挨着他乖乖坐好。

楚恕之在他挪过来的时候就扭过头去,自顾自的低头看股票分析。郭长城抱着手机给舅妈舅舅报备平安,又把当天的新闻联播补看完,没有事情做了,眼神左右飘了飘落在身边楚恕之身上,想要扭过身去问一下楚哥他有没有好看的书。上半身向右扭过去的同时,右膝盖向外一倾,碰到了楚恕之同样埋在被子里的腿,脑袋里轰然一炸。


他听到他楚哥在“说”:小孩儿怎么这么可爱,想吃。”


明明开着空调,郭长城捏着手机的手心里却沁了点汗。


这么总埋在心里也不是个事儿,他想,总该和楚哥说清楚。

毕竟他都,都悄悄喜欢楚哥那么久了。


郭长城憋了一口气,手机一扔,长腿一跨,和楚恕之面对面,两手撑在他耳边,隔着被子坐到他腿上。

“楚哥!”

郭长城雄赳赳气昂昂地喊了一声,抿着嘴巴眼睛眼睛亮晶晶地看他。


楚恕之被他突如其来的大胆惊愣了一下,扬了扬嘴角,一只手摸上了小孩儿后脑勺:“哟,怎么了?”

郭长城感觉到楚恕之的手在沿着他后脑勺一路摸下去,手指停在他后颈突出的那块骨头上,又轻又慢地揉了两下。

于是他本来想好的那些话语突然就卡壳了。

挤在喉咙口,慢慢憋红了脸。


楚恕之又问了他一遍:“怎么了?”

还是一样的腔调,尾音微微上扬,像在钓一只兔子上钩。


“我……”郭长城攒着的那一小团勇气突然散了,肩膀松懈下去,整个人看起来在慢慢地皱成一团。

“长城?”楚恕之用了点劲儿把他展开,凑近了去看他。

他的小孩儿咬着嘴唇,眼神左晃右晃,明明止不住地偷偷看他。

楚恕之放缓了声音,摸摸他后脑勺,又喊了他一声。

“长城。”

郭长城抬起眼睛看向他,看进他眼睛里一圈明晃晃的笑意里。


“长城。”

他在脑海里听到楚哥念他的名字。


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郭长城咬咬牙,突然凑过去在楚恕之嘴角亲了一下,奈何没控制好力度,俩人是硬生生地磕了一下。

“诶,”楚恕之被他逗笑了,手在他后颈的软肉上捏了捏,把头埋在他肩膀上装鹌鹑的郭长城提溜出来:“长城,亲人可不是这么亲的。”


,点进去直接看第二张图就好


第二天早上郭长城醒过来,在枕头边上摸到了他自己的日记本。

打开来,在他自己胡乱写出来的“楚哥”两个字下面,有一段明显不属于他的字迹:


“对我来说,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你的出现让我的生命重新有了意义,我希望这一世,永远照顾你。”




ps:1、文末那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江老师在镇魂发布会说的!写上去我自己羞耻得想要捂脸

2、至于为什么能看到图像……长生晷:噫嘻嘻嘻嘻

被评论气到瞎逼逼

我一直以为磕cp这个东西,最重要的守则就是圈地自萌。

一开始镇魂刚播出出那段时间我并没有去看,一开始是真的忙,忙到玩手机都要抽闲,然后就是真的不想看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论看什么视频还是微博或者其他消息之类的,底下评论总是有提到镇魂和巍澜,无论这个视频或者消息言论之类的与镇魂有没有关系。

一个词,过犹不及。
在被这个东西刷屏之后我是很反感的。
非常反感。
打个不太好的比方,这就好比走在路上莫名其妙就被人拽着袖子向你大喊xxx好帅啊好棒啊。莫名其妙,还一天听上个十来回,连着听两三周每天不断。
毛病啊?

所以我有一阵子是铁了心了绝对不要去看镇魂,演员再好看打死都不看。

然后就……emmm……真香(//∇//)
我入坑非常机缘巧合,首页关注的那么多太太天天大喊镇魂好好吃啊巍澜楚郭超棒我都没被吸引到,独独某天刷到盐太的楚郭分析,突然一下就被拉入坑了【表白盐太太(/ω\)】

楚郭是真的好磕,一直磕得开心到飞起,tag底下每一条动态都认认真真看过,一天要刷八九遍tag。
这种开心的心情一直保持到上周,在看新剧集的时候全面崩盘。连着三集几乎都在讲楚郭的故事,我是6点准点开始看,一开始弹幕少,弹幕上全是刷一些啊好无聊啊为什么没有巍巍这一周又水过去了balabala……
感情只有你家剧情才是剧情,楚郭红姐大家都是简笔画小人不用看的?什么抱怨不能片尾再刷?
还有每次官博发关于楚郭的微博,下面评论热评全是巍澜。我今天突然爆炸就是因为刷微博看到有人评论说,快要大结局了应该没有楚郭了吧,我不想再看副cp了。

emmmm……

所谓圈地自萌,镇魂是一个圈,巍澜和楚郭也有各自的圈,在圈里怎么发表言论都无所谓,但是打着楚郭的tag说这些话,或者跑到楚郭底下发这些评论,这特么和在别人家爱豆底下疯狂刷自己爱豆的招黑粉有什么区别?

圈地自萌,不止是为你自己的cp好,更是为了演员好。因为不圈地,真的很容易让路人粉转黑的。

啊对,我磕楚郭,巍澜路人,目前可能有转黑迹象。

糟心抽疯一逼逼而已。

32集老楚把小郭吓一番摔地上让他回去,扭头眼眶就红了这一幕真的超级有偶像剧里男孩子怕自己喜欢的女生遇到危险于是故意大喊“我不喜欢你了你滚啊”把女孩子气走,自己一人扛下所有事情的既视感了= =

(楚哥你低头看看你的剧本啊……拿错了没)


此外吃人肉那段……emmmm……莫名的变态了但是真的很带感啊【捂脸】尤其是还埋在小锅巴脖颈那深吸一口气……

论仓鼠的腮帮子有什么用

1、半夜脑洞,写的异常随性,想到哪写到哪
2、脑洞来源是网上的一个视频,主人给仓鼠剪牙,结果从仓鼠颊囊里挤出来一堆花生米
3、有精神体设定




郭长城第一次见到他楚哥的时候是在李茜家里。

俩人的第一次见面来的非常突然和毫无心理准备,郭长城是路遇迷路的奶奶将人送回家,而楚恕之则是接了命令一早就在李茜家周围埋伏着守株待兔了,谁也没想到这么巧,没有特调处温暖大家庭来缓冲一下,第一次碰面就把两边的性格掉了个底儿。

郭长城平日里素来一张面孔,面上软心也善,倒是没什么底可掉,楚恕之向来沉着张脸,嘴角向下撇着,稍微心情不好上一点就要在眉心处折出一个川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可问题就是出在他的精神体动物上。


说到精神体动物,人手一只,是从内心最深处衍射出来的一种具像化的东西,可实体,简而言之,可撸。
这年头流行起来的宠物文化,一切毛绒绒的或者不毛绒绒的皆可撸,导致以前走在路上极少有人放出精神体的,演变为现在走在路上,你看到别人手上抱着个什么泰迪或者哈士奇,都不知道那到底是养的宠物呢还是放纵自我的精神体。

话扯回来,楚恕之的精神体比较特别一点,一般除了出外勤需要动用武力值的时候,他是不放精神体出来溜达的,实在是因为它太特别了。
是只藏獒。
黑毛,贼凶。
武力值是够的,但是吓人,溜在路上配合着楚恕之凶巴巴的一张脸,走在路上轻易可营造一种众人皆退避三舍,能止小儿夜啼的效果。


这大概本不给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特调处的新人瞧见的,却偏偏好在事发现场碰上了。
楚恕之解决完地星人,和他的藏獒以及傀儡齐刷刷一个回头,瞄见在墙角还拼命蹬腿想往后蹭的新人旁边,挨着墙半卧着一只仓鼠,两只前爪托着腮帮子,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盯着他。
在发现他看过来以后,和它的主人神似般地惊恐地蹬了几下后腿儿,嘴里“噗嘟”一下吐出来半颗剥了皮的花生米,“嗝”的一声撅过去了。

楚恕之:“……”没用且怂。


回到特调处以后,楚恕之坐在电脑前板着脸看他的K线图,没想到郭长城慢慢蹭了过来。
“楚…楚哥,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精神体放出来啊?”
楚恕之一颗心扎在K线图上,听这没来由的问话觉得莫名其妙:“放出来干嘛?吓你?”
郭长城两只手搭在腿上,坐的端正,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大概是被他语气吓到犹豫了一瞬:“…但是它自己一个待着,多孤单啊,出来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玩了。”

……

最后楚恕之放了他的藏獒出来,大狗二话不说就占据了大庆放在特调处的超大猫窝,压扁在肚皮下面,比它体型还略小了一圈。
楚恕之盯着电脑,余光瞄了眼藏獒,见到一个浅黄色肥嘟嘟的小东西正在努力向被压扁的猫窝上爬。

郭长城的仓鼠在干嘛?
胆子不小啊敢往藏獒面前凑?

只见仓鼠终于费劲巴拉地爬上垫子,趴着歇了两口气,然后突然坐起来,用两只前爪捧住自己的腮帮子揉来揉去,接着突然从嘴里“噗嘟”一下吐出一粒完整的花生米,剥好皮的那种,用爪子捧着花生米举到藏獒鼻子底下。

“吱~”

藏獒看着鼻子下的花生米险些看出斗鸡眼,狗生第一次被投喂花生,还是来自于一只仓鼠,有点懵逼。
楚恕之坐在座位上,第一次觉得这小孩儿(的精神体)有点儿意思。


至于后来小郭巴一遇到危险藏獒冲得比楚恕之还快,而小郭巴的仓鼠又想要保护藏獒而冲着敌人狠狠咬了一口这些事都暂且不提。

没多久以后,郭长城已经能在特调处不忙的时候,在院子里开开心心地帮他楚哥的藏獒洗澡了;而他楚哥则会在小郭巴头顶着仓鼠走在路上,有路过的女孩子惊呼“好萌!”的时候,黑着脸把仓鼠摘下来,再狠狠揉一把他脑袋上的毛。




hhhhhhhhhhh虽然我从来不站哭包攻的但是hhhhhhhhh老楚性格逆转之后成了哭包攻也是能接受的hhhhhhhhhh
我能说我在看预告的时候手捂了半个屏幕在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看不下去了主要是楚哥的脸就很硬朗,又背影宽厚和他的动作实在是不太和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魔性了我要笑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




同人都不敢这么写官方ooc成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5集我站哭包攻x炸毛受

你们剧组除了原著到底都选修过什么????Σ(・□・;)
楚哥你为什么会知道A的意思?!?!( ・᷄ὢ・᷅ )

内个…就…内个……在实验室里小锅巴冻得喊好热…楚哥我好热那里…有没有太太想剪辑ABO的……

反正我看到那里听见喊好热那里我是炸了。

对不起hold不住了让我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雪糕小冰柜 太太的窗花已经收到啦,超级好看的说!而且麻麻居然接受良好😂
唯一没敢买的那张爱心形就是因为要寄回家怕麻麻看到啊【捂脸】
真的超级好看超级萌!完全舍不得贴!

大家新年快乐!

本来该有的贺年短篇因为我没赶上回学校的车然后住的宾馆跳闸手机没电暂时搁浅,等我今!天!回学校的QAQ一定会有的!

祝大家新的一年里想要做的都能做到,每一天都有很好的心情!

也祝我新的一年能够不卡文_(:_」∠)_

大型撸猫现场(贾尼、超蝙、哈蛋、00Q)

阅前注:
1、就是个小甜饼,cp见标题
2、这是下篇
3、ooc都是我的
4、Jarvis有实体
5、我为什么觉得你们看到结尾可能想打死我_(:_」∠)_


————————

所以说……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搞的?

“八成又是洛基搞的恶作剧。”Tony叼着双层芝士鳕鱼堡,枕在Jarvis的大腿上含糊不清道。

Tony•热爱研究•熬夜不要命•Stark此刻正趴在别墅的全落地窗前晒太阳,而不是待在他的实验室里,这件事放到3小时之前他自己都不信。
但事实就是这么奇妙,当他端着杯咖啡路过客厅瞄了一眼窗户前面明媚的阳光,目光就死死黏在那里揪都揪不下来了。
他的大脑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唤:我要去晒太阳!在暖融融的太阳下打盹!舒展身体!滚来滚去!

简直有毒。

Tony•钢铁侠•Stark先生连自己的大脑都管不住了,更何况手脚。

“事实上我已经联系过Thor先生了,但是他表示这并不是Loki先生做的,因为他现在也正顶着猫耳朵在房间里发脾气。”
Jarvis回答道,并手动将枕在他腿上的sir翻了个面,根据他在网上搜到的“如何与猫咪相处100条”,将手指伸到Tony立在头顶的猫耳朵的耳朵根处轻轻挠了挠。

呼噜。
虽然sir没有表示,但是根据检测到的心跳、血压数据显示,sir现在非常愉悦。
具像化一点形容就是,如果sir有猫爪子,爪子该开花了。Jarvis在心里默默想。

Jarvis的指尖顺着Tony的耳根摸过去,传感器将数据翔实地传递给他的中枢处理系统,他能感受到耳朵上那层短绒毛触碰起来的细密柔软的感觉,耳根那里温度很高,正向外散发着热乎乎的暖融融的气息,Jarvis的手背“不小心”擦过Tony的猫耳朵尖,耳朵尖有点凉,突然被碰到了倏地一抖。

“……”
Sir……
Jarvis感到自己的CPU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他不动声色地调动附近的摄像头对面前的Tony拍照,特写,录视频,并全部加密保存备份进了他核心文件群组里一个编号为“01001100 01001111 01010110 01000101”的文件夹里。

Jarvis突然有点明白了网上那些天天喊着吸猫大法好的人的心理了。
他现在抱着sir,摸着他的耳朵,也恨不得立刻黑进一个论坛里,发一个名为“我有猫了!而且我的猫全世界最聪明最乖最甜!”的帖子但是sir的一个耳朵尖尖都不给他们看,并且强行置顶top飘红三个月。

Tony晒得懒洋洋的,趴在Jarvis大腿上打瞌睡,脑袋上棕色的猫耳朵向后折成了飞机耳的样子。
他把手里剩下的一小块甜甜圈扔进嘴里,盯着盘子里剩下的最后一个抹茶巧克力浇的甜甜圈伸出手去够。
Jarvis看见他突然竖起来的耳朵,提前一步移走了盘子:“No sir,您今天的糖摄入已经超标了。”
“Hey !Jar你不能这样!那是盘子里的最后一个了,它多孤单啊,你应该让它们团聚。”
“Sir您这是在强词夺理。”
“就一个,最后一个了。”Tony说着,头上的耳朵都丧气地折了下来,看起来活像一只被抢走了小鱼干的喵,特别可怜。
Jarvis感觉到自己的CPU遭受了第二次暴击。

系统警报…系统警报…局部代码混乱…机体运行过载…CPU温度上升…

Jarvis把造成混乱的那一团代码打包,扔进垃圾箱,感觉…用人类的词语来形容就是,焕然一新——像对系统做了个深度清理,整个机的运行速度都变快了。

“Jar?你在干什么?”居然连我偷吃甜甜圈都没注意。
Tony趁Jarvis整理系统的时候迅速把最后一个甜甜圈咬进嘴里,心满意足地问。
Jarvis一本正经:“Sir,科学研究证明撸猫有助于精神放松和身体健康。”
“Honey你就这么喜欢我的耳朵?”Tony耳朵一抖,向他金发碧眼大长腿西装三件套的管家兼男朋友抛了个媚眼,“早说嘛,我天天戴给你看。”

Javis的CPU遭受到今天的第三波暴击。
“…Sir,我觉得我可能要升级一下系统了。”

几个小时后的哥谭。
超人站在Bruce Wayne的房间里,自带鼓风机效果的红色披风在他身后无风自动。
他的面前站着布鲁西宝贝,头顶上黑色的猫耳朵抖了抖,甩出来几颗小水珠。

哇哦……Clark控制不住自己随着水珠一起滑落的视线。

嗯咳。
回神了卡尔—艾尔,蝙蝠侠都中了魔法了,你还在想什么有的没的。

“Bruce,你的头上……?”
“不用你提醒。”布鲁西宝贝的脸黑得像蝙蝠侠一样,他抱着手臂站着,右手在左手手臂上敲了敲。
“你是中了什么魔法吗?有没有危险?”Clark忍不住又向前迈了一步。
“扎塔娜说没有魔法痕迹。”Bruce眯了眯眼睛,他的视线落在超人身后,搭在手臂上的指尖微微动了动,随即他捏紧了拳头。
“那……”Clark注意到了Bruce的小动作,心里一紧,嗓子里咕咚一声。

Bruce是不是想打我?不会用氪石吧?我要不要变软了给他打?
一瞬间氪星人的超级大脑里刷过去一排疑问句。

但是Bruce却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他非常烦躁地一摊手,又立刻捏紧了拳头,咬着牙恶狠狠地问:“氪星人,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披风一直在该!死!的!抖来抖去?它们和你一样反重力?”

话题转移得太快,超人有点懵,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吧,我在飞船里看到它的时候它就……Bruce???”
Bruce在他话还没说完就向他扑过去,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超人一闪身飘到了墙角。
Bruce抿着嘴,脸色还是很黑,他专注地盯着超人身后,一扭身,敏捷灵活得像一只大型猫,朝向超人的方向扑过来。
Clark•氪星之子•超级大脑•其实一根筋•Kent:?????

约莫5分钟之后。
“好了,情况也了解了,你可以走了。”Bruce Wayne坐在沙发上,浴袍在身上穿得整整齐齐,他靠在沙发背上,干巴巴地说。

“是……但是Bruce,你可以松开我的披风吗?它们和我的制服是一体的,拆不下来。”
“除非你让它们不要再抖来抖去的了。”

他们关于披风的归属权问题争吵了十分钟。

“Bruce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夜巡,尤其是在我知道了情况之后,那太危险了!”
“我不觉得多长了一双耳朵又什么危险!”
“你忘了你现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哥谭随便一个坏蛋只要用一根逗猫棒就能把你骗走!”Clark激动之下,心里话不过脑子脱口而出。

他现在仿佛听到了氪石子弹上膛的声音。

最终争吵并没有得到一个完美的结果,Bruce没办法控制自己松开飘来飘去的红披风,超人也不可能裸着飞回大都会,蝙蝠侠必须去夜巡而超人也放心不下他。
于是当天晚上哥谭的坏蛋们看到了一幕奇景:
他们的黑暗骑士站在屋顶上,手里还像牵着风筝似的揪着一顶自带特效的红披风的角角,红披风连着他们隔壁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那位。

当天晚上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一边传一边经受人们的艺术加工,最后变成如下版本:
“蝙蝠侠可厉害了,有人看见他晚上在天上溜超人!”
“谁说的?我明明听到他们手牵手在屋顶上逛哥谭!”
“夭寿啦,超人来哥谭抢亲了!保护蝙蝠侠!保护哥谭特产!”

Kings man总部:
“Eggsy你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Merlin搓了一把脸,感觉自己眼睛疼。
“但是我一直在盯着电脑。”Eggsy无辜道。
“把你头上的的耳朵收一收,Authur走到哪你的耳朵就转到哪,别以为没人看见。”全场就你最矮。
Merlin叹了口气:“现在似乎是到处都出了问题,我再和MI6以及美国方面联络,看一下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没想到吧?大家都在一个世界线上,纽约的复仇者联盟和哥谭大都会的正义联盟并不冲突,MI6和Kings man也不冲突,英国和美国的英雄们当然更不冲突了。
反正来自星星的反派们都只往美国跑。


总之,超级英雄•不管是不是地球人•反正拯救地球人就对了•联盟有他们内部联络的网络,网络覆盖了地球上每一片区域,不管你是在北极的孤独堡垒还是在亚特兰蒂斯深海,或者是Kings man的试衣间里,只要你有内部通讯码,就能连得上。
科技与金钱才是第一生产力。——Q、Merlin、Ironman、Batman如是说道。

“不可能找不出原因。”Tony Stark在和Bruce Wayne通过话后说,“如果不是魔法,那就是其他问题,一定会有蛛丝马迹。”
“Jar,帮我在所有能连接到的网络上进行全面检索,关键词:超级英雄,猫化。”

“Sir,检索完成。检查到涉及频率相当高的三个网站:AO3、随缘、Lofter。Sir您要看一下吗?”



************************
如何表达你才是独特的那一个?

小剧场1:
Eggsy:“Harry为什么他们都长的猫耳朵只有我是狗耳朵QAQ?”
Harry【揉揉Eggsy毛茸茸的狗狗耳朵,微笑】:“因为对我来说,你是最特别的那个。”
Eggsy:“Harry,为什么我长的狗耳朵他们还要叫撸猫现场QAQ?”
Harry【摸摸毛茸茸的耳朵】:“……Merlin?”
Merlin:“据我所知,在中国,某个地方的方言里,萨摩耶的发音类似于【傻猫诶】(注)。”
Eggsy:?????


小剧场2:
007出任务回来之后:
“Cute,我在美国碰见了蝙蝠侠,别担心你不是唯一一个长了猫耳朵的人。但是我就说你的本体肯定是猫,因为只有你一个人还长了猫尾巴!”
“闭嘴,Bond。”

之后的那次任务,Bond去领装备的时候,只得到了一盒订书针。


*******
注:这个梗来源于某天我麻麻回家问我说为什么有狗的名字叫“傻猫(方言)”,我问说是不是大白狗,人家可能叫“萨摩(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