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论仓鼠的腮帮子有什么用

1、半夜脑洞,写的异常随性,想到哪写到哪
2、脑洞来源是网上的一个视频,主人给仓鼠剪牙,结果从仓鼠颊囊里挤出来一堆花生米
3、有精神体设定




郭长城第一次见到他楚哥的时候是在李茜家里。

俩人的第一次见面来的非常突然和毫无心理准备,郭长城是路遇迷路的奶奶将人送回家,而楚恕之则是接了命令一早就在李茜家周围埋伏着守株待兔了,谁也没想到这么巧,没有特调处温暖大家庭来缓冲一下,第一次碰面就把两边的性格掉了个底儿。

郭长城平日里素来一张面孔,面上软心也善,倒是没什么底可掉,楚恕之向来沉着张脸,嘴角向下撇着,稍微心情不好上一点就要在眉心处折出一个川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可问题就是出在他的精神体动物上。


说到精神体动物,人手一只,是从内心最深处衍射出来的一种具像化的东西,可实体,简而言之,可撸。
这年头流行起来的宠物文化,一切毛绒绒的或者不毛绒绒的皆可撸,导致以前走在路上极少有人放出精神体的,演变为现在走在路上,你看到别人手上抱着个什么泰迪或者哈士奇,都不知道那到底是养的宠物呢还是放纵自我的精神体。

话扯回来,楚恕之的精神体比较特别一点,一般除了出外勤需要动用武力值的时候,他是不放精神体出来溜达的,实在是因为它太特别了。
是只藏獒。
黑毛,贼凶。
武力值是够的,但是吓人,溜在路上配合着楚恕之凶巴巴的一张脸,走在路上轻易可营造一种众人皆退避三舍,能止小儿夜啼的效果。


这大概本不给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特调处的新人瞧见的,却偏偏好在事发现场碰上了。
楚恕之解决完地星人,和他的藏獒以及傀儡齐刷刷一个回头,瞄见在墙角还拼命蹬腿想往后蹭的新人旁边,挨着墙半卧着一只仓鼠,两只前爪托着腮帮子,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盯着他。
在发现他看过来以后,和它的主人神似般地惊恐地蹬了几下后腿儿,嘴里“噗嘟”一下吐出来半颗剥了皮的花生米,“嗝”的一声撅过去了。

楚恕之:“……”没用且怂。


回到特调处以后,楚恕之坐在电脑前板着脸看他的K线图,没想到郭长城慢慢蹭了过来。
“楚…楚哥,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精神体放出来啊?”
楚恕之一颗心扎在K线图上,听这没来由的问话觉得莫名其妙:“放出来干嘛?吓你?”
郭长城两只手搭在腿上,坐的端正,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大概是被他语气吓到犹豫了一瞬:“…但是它自己一个待着,多孤单啊,出来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玩了。”

……

最后楚恕之放了他的藏獒出来,大狗二话不说就占据了大庆放在特调处的超大猫窝,压扁在肚皮下面,比它体型还略小了一圈。
楚恕之盯着电脑,余光瞄了眼藏獒,见到一个浅黄色肥嘟嘟的小东西正在努力向被压扁的猫窝上爬。

郭长城的仓鼠在干嘛?
胆子不小啊敢往藏獒面前凑?

只见仓鼠终于费劲巴拉地爬上垫子,趴着歇了两口气,然后突然坐起来,用两只前爪捧住自己的腮帮子揉来揉去,接着突然从嘴里“噗嘟”一下吐出一粒完整的花生米,剥好皮的那种,用爪子捧着花生米举到藏獒鼻子底下。

“吱~”

藏獒看着鼻子下的花生米险些看出斗鸡眼,狗生第一次被投喂花生,还是来自于一只仓鼠,有点懵逼。
楚恕之坐在座位上,第一次觉得这小孩儿(的精神体)有点儿意思。


至于后来小郭巴一遇到危险藏獒冲得比楚恕之还快,而小郭巴的仓鼠又想要保护藏獒而冲着敌人狠狠咬了一口这些事都暂且不提。

没多久以后,郭长城已经能在特调处不忙的时候,在院子里开开心心地帮他楚哥的藏獒洗澡了;而他楚哥则会在小郭巴头顶着仓鼠走在路上,有路过的女孩子惊呼“好萌!”的时候,黑着脸把仓鼠摘下来,再狠狠揉一把他脑袋上的毛。




评论(9)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