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你得是我能抓在手心里的蝴蝶(三)

注意:
1、哈利叔有点黑,有较强的控制欲
2、全文基于电影情节,有比较多的心理描写
3、要开车的,哈蛋向
4、文笔不太好,可能OOC



(三)
在雪山的小屋里,Harry一枪解决了威士忌,Eggsy却根本不相信他的判断。
他向Harry大吼,质疑他的判断,甚至说他的脑子根本没好,根本不该让他出来。

——这样的态度足以惹怒任何一个对自己的学生悉心教导的老师,更不要说是一位高傲又注重礼仪的kingsman。
然而Harry奇异地发现自己完全不恼怒,他甚至觉得Eggsy和他吵起来像是在任性地玩闹。
Harry终于摸清了他自己的底线,他对他的男孩的底线。
他可以容忍他对自己怒吼,容忍他对自己的质疑,甚至是对他有失偏颇的指责和措辞,他都不在意。
甚至这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是Eggsy对他亲近,对他任性,对他撒娇才会有的表现。
只要Eggsy不离开他。
这是他的底线。

而今——
如果他再这么不管不顾地放养下去,迟早有人——或者是已经有人,心怀不轨地翻过栅栏趟进他的院子里,对他的蝴蝶伸出蠢蠢欲动的手。
这是他绝对不能够忍受的。
他的蝴蝶,就该在他的领地范围内玩耍,停在他的掌心里。
他的男孩儿,怎么能为除了他以外的人驻足?

他们一同登上了前往柬埔寨的飞机,因为Eggsy说什么也不肯拖延哪怕一秒他拯救世界(?)的时间。
Harry很肯定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他们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椅里,Eggsy一直在发呆,Harry忍不住关心了一句:“你还好吗?”
他的男孩看上去很消沉:“不,哈利。我不指望同情,也不想听课。”
“好吧。”哈利站起来,走到酒柜前:“要来一杯马丁尼吗?”
“可以。”

Eggsy走到吧台前,一只胳膊撑在棕色的木质台面上。他看着Harry,看他一眼就眨巴下眼睛,眼神落在他身上又垂下去,落在他身上又垂下去,像是在犹豫不决,或者是在挣扎着鼓起勇气。
Harry摆弄手上的酒瓶,假装自己没有看见。
终于Eggsy深吸一口气,语速飞快地说:“我交了个女朋友。”他说完之后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瞪着眼睛似乎是想看Harry的反应。

Harry抬眼看他——大概有两到三秒钟——然后不为所动的,低头继续调手上的酒。
Eggsy于是继续说:“我们闹掰了,我很难过。我要是不完成这次的任务,她就要死了。”
他飞快的瞄了Harry一眼,补充道:“我知道kingsman不该开始这样一段关系。”

Harry从吧台里拿出一个杯子,打开了手上的金酒酒瓶:“在我受伤时……你猜猜我在最后一刻看到了什么画面?”
“是什么?”
“我看到了你。”Harry说:“我想到在我离开之前,我们闹了矛盾,而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并没有因为你没对JB开枪而感到失望。”
“你很棒,Eggsy。”

Eggsy盯着Harry,眼睛亮晶晶的像有星星落在了翡翠里,他无法抑制地扬起一点嘴角,因为他收到了他最崇拜的,在他的心里占据了无可比拟的位置的——Harry的褒奖。
那个模样,Harry觉得他可能已经忘了他自己之前在忧虑什么。

Harry把调好的马丁尼递给Eggsy,重新挑起之前被他刻意漏下的话题:“所以,你对她——你的女朋友,是怎么想的?”
Eggsy接过杯子,手指在玻璃杯细长的杯颈上无意识的摩挲了一下——Harry注意到,这是有点心不在焉和轻微烦躁的表现。
“她不能接受我在任务时和其他人有…亲密接触,她希望——要求我向她求婚。”
“那么你想吗?”Harry轻声问。
Eggsy摇摇头:“我……我觉得不适合。她很好,但是我们不适合结婚,我不想每天呆在皇宫里对着窗帘吹毛求疵。更何况如果我和她结婚了,我就不能继续呆在kingsman工作了。”
“然而你又不愿意放弃她。”Harry指出。
他的男孩看起来非常的纠结。
“我并不阻止你谈恋爱,Eggsy。相反,我认为你应该去体验一下,毕竟它是人生百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Harry用非常温和又低沉的声音安抚他的男孩儿。
“如果你想和公主结婚,我想我会稍微有一点……”Harry稍微停顿了一下,他用短暂的空白代替了一个词,但是他想他的男孩儿能有所意会。
“毕竟,我一直期待你能与我并肩作战。”

Eggsy倏然瞪大了眼睛看向他的老师,而Harry用一个微笑和轻微的颔首表达了肯定。

他的男孩看上去几乎无法消化他得到的消息——大概它们听起来太不真实了,以至于他得到了以后都捧得小心翼翼。
Harry看到他的男孩儿盯着手里的杯子,想是要把它看出朵花来——瞳孔左右微晃,伴随着眼睫高频率眨动——作为一位kingsman,他精通心理学,并清楚地明白他的男孩儿此刻正处于何种境地。
所以他非常体贴地沉默不言。

这样安静的氛围持续了约莫有两到三分钟,Harry听见Eggsy用微小的声音问他:“我能再要一杯马丁尼吗?”
“一位绅士不该摄入过多的酒精,”Harry答道:“不过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我可以宽容一点。”
他的男孩看上去迷茫又困惑。Harry能看见他的疑问、挣扎,像是在海水里苦苦浮沉,无论是在海面上承受太阳的暴烈,或是潜入水底忍耐缺氧的烧灼——空气与温度——在获得一样的时候,必然要失去另一些。

Harry能看见他的痛苦,但这不是他该心软的时刻。就像蝴蝶永远要自己破茧才能起飞,他的男孩一旦冲出了这团苦水,他的心便会坚定不移,不再摇摆,彻彻底底的安放在他编织的笼子里跳动。

他的催化剂和诱导剂已经下足。
而这架飞机还要飞行11个小时,他还有非常充足的时间。

Harry没有算到底过去了多久,他们就一直保持着姿势和位置站着,直到Eggsy突然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问他——
“Harry,你谈过恋爱吗?”

——他束紧了困着蝴蝶的网,网里的蝴蝶却并没有挣扎,它收起了翅膀,乖顺地停在了他的手心里。

Harry微笑,他像任意一位kingsman,又比任意一位kingsman更加的优雅且富于魅力。
“不曾。”
“那…那Harry我能追你吗?”
Harry看到他的男孩儿身后好像又摇晃起了一条狗狗尾巴,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温柔的笑意。
“Eggsy,如果一位绅士想要追求别人,他们的状态应该是一方有情而一方尚且无意——我想我们大概并不符合这种假设。”

TBC.


*************
小剧场:

危机解决回到英国,kingsman重建后——

“Harry你个大骗子!说好的并肩作战呢!亚瑟根本就不出任务!”
“对不起Eggsy,我也很想但是抽不开身……”Harry·现任亚瑟·Hart耐心安慰他家炸毛的福蝶·狗子·Eggsy。
内心:当初不这么说怎么把你哄回来?

坐在轮椅上的·平板魔法师·梅林:我是谁我在哪我的眼镜呢?


*******
每次更新字数不多而且慢_(:_」∠)_
因为在剧情脱离电影之前,为了能百分百贴合原作,在回忆的基础上,我花了很多时间把电影(在网上找了个枪版的)里所有哈蛋的镜头来来回回的看,要提取台词和他们的神情动作(枪版的翻译错得一塌糊涂还得自己听)。
剧情到这里已经脱离电影啦,我是个甜饼写手有木有!
下章研究蛋蛋的365种(误)吃法。

评论(22)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