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你得是我能抓在手心里的蝴蝶(二)

哈蛋向
注意:
1、哈利叔有点黑,控制欲比较强
2、全文基于电影情节,有较多心理描写
3、文笔不太好,OOC注意。


(二)
坐在小酒馆里,Eggsy给了Harry一只新款功能的手表。他介绍的时候紧紧盯着Harry的眼睛,拖长了声音。他把每一个字都咬得很清楚,语调里似乎还带着一点小炫耀,看起来完全恢复了往常的活力。
而梅林给了他一架特质的眼镜。

Harry把眼罩摘下来的时候,表情平静地看着Eggsy。
坐在对面的男孩儿眼神闪烁,喉咙一动,明显的做出了一个哽咽的动作。
他的绿眼睛看上去又潮了。

Harry有点心疼他的男孩。他没想到再见到的时候,Eggsy会因为他如此频繁的要哭。
但至少至此为止一切都还正常。

直到酒吧里的人来挑衅。

Harry走到门口,自上而下挨个儿把酒馆的门锁锁上。
“Manners — maketh — man。”
一字一动,看上去几乎就是他与Eggsy上一次在酒馆里被挑衅的事件的昨日重现。
Harry用伞柄挑起桌上的酒杯甩出去,一转身,看到了Eggsy撑着下巴盯着他的亮闪闪的狗狗眼。
他的男孩儿看着他,眼神里依旧与初见的那时如出一辙,充满了崇拜,也许现在还多了一点点什么其他的情绪。
比如恋慕?
这带来的满足感几乎要填满Harry的胸腔,甚至可能满得要溢出来了。

紧接着他的眼前突然飞起了好多蝴蝶,它们像真的一样,数量多得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几乎看不清别的东西。

结果就是在别人看来他出乎意料的失手了。
然后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还没有恢复,不适合参与外勤。
况且他们现在有两个加拉哈德了。
他们也只剩两个加拉哈德了。

在statesman的会议室里,美国特工隐晦地表达了对Harry有没有能力参与到行动中去的质疑,并表示他们只需要年轻的加拉哈德的时候,Eggsy一屁股坐下来,非常任性地说:“没有他我哪都不去,他去哪我就去哪。”

哦——
Harry在心里扬起了一个愉悦的升调,他甚至没有去想Eggsy这样的举止其实很不绅士。
他只在想,看,他的男孩向来都是向着他的,从来没有变过。

他们一起去了雪山。
在雪山上,威士忌和Eggsy让他留在下面,守着监控台。
哦当然得有人守,但是Eggsy的言语或者是神情里表现出来的“Harry我自己可以的不用你帮忙了”还是让他心里有些落差。
他的男孩儿已经变得十分出色了,甚至不需要他的保护了。他漂亮的翅膀已经能够让他独当一面,而不是蜷在他给的温室里。
但是这同样也意味着,他可以飞到很高的地方,飞到他伸手够不着的地方,而会有更多的人被他的美丽惊艳到,被他吸引。
比如他的瑞典公主女朋友。

Harry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楚的意识到他们的状态已经改变了,而这认识令他心惊。
他为他的男孩儿的成长感到欣喜,也为他将要脱离自己感到不悦。

Harry坐在显示器前,又一次看到了满天的蝴蝶。
它们在他眼前纷乱地飞,五彩斑斓——明明是美丽的,却无端的扰人心绪,伸手摸不到也赶不走。
而远比这更加奇异的事情是,他听见了Eggsy的声音。

Harry听见他的男孩儿在他耳边喊“你该把我钉到墙上!”,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一句话。
按道理来说这样如同复读机般的机械重复该令人厌烦,但他却近乎要被蛊惑着拖进塞壬的海域里。

你应该把我钉到墙上……
把我钉到墙上……
钉到墙上……

这声音在他耳旁愈演愈烈,直白的热情几乎要喷涌而出,而他就像被人捂住了两只耳朵,什么外界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Harry的世界里顿时只剩下漫天的蝴蝶和他的男孩儿急切又直白的话语——
“来把我钉到墙上吧。”

天啊,它变调了。
可是人们听到的话语,从来都是要经过大脑的加工不是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所听到的,是你的大脑想让你听到的。

“Harry!”
“Harry!!”
“Harry——!!!”
最终是Eggsy在通讯器中大声把他从幻境中拉出来,他的幻觉差一点——差一点就要搞砸了任务,要让他的男孩儿身陷险境。
是因为他的原因。

他不该再这么放任下去了,Harry想。他需要正面他的问题,不能再为此伤到他的男孩。
——多么正直又令人敬佩的理由啊。
他的大脑深处有一个微小的声音嗤笑了一声,用尖锐的嘲讽扒掉了他冠冕堂皇的外壳:
借口!谎言!荒谬绝伦!
你不过是想要收网了,你不能忍受Eggsy脱离你的领地你的掌控。
你不过是——

Harry毫不犹豫的掐灭了脑海里的声音。
Manners maketh man。
作为一个绅士,有些心里话,还是不要放出来比较好。


评论(7)

热度(147)